提案人:憲改現在改 | 2016-12-22 17:49:19

肯認狩獵文化,尋求保育雙贏

3
連署中
【肯認原住民族狩獵權,結合傳統智慧與現代知識,在生態保育得以確立的前提下,和原住民族共同達到自然永續與文化發展的目標】


原住民的狩獵權一直以來都是一個難以處理的問題,長期以來造成了原住民族與生態保育學界不小的立場衝突,原住民族認為基於對文化的責任與需求,他們應該有權利依循他們的傳統進行狩獵,生態保育學界則認為過去受限於科技、人口等因素,原住民固然發展出許多讓他們不至於大量破壞環境的知識,但這並不是意味著原住民是有意識的環境保護者,原住民族的需求並沒有符合生態保育的最佳立場。

原住民族的訴求是其來有自的,布農族獵人王光祿被控盜獵保育類動物一案日前才進入非常上訴的程序,台灣的原住民族獵人中,也有許多背有動保法、槍砲彈藥管制條例前科;不過生態保育學界的指控也並非沒有道理,非與傳統和生活所需相關的盜獵素來屢見不鮮,其中不乏原住民族中的不肖人士為主謀,兩者的立場固然都有充分理由,卻也讓這個議題變成無解的難題。

事實上,原住民族對於動物的權利與生態保育並非毫不關心,而生態學界也不會不承認,原住民族對於生態保育造成的傷害其實有限,原住民族中也多有重視這個議題的人,原住民族與生態學界這兩者間的目標固然有衝突,但並非沒有對話的可能性,這兩者的目標,是可以同時實現的。

然而原住民族長期以來在與現代文明互動的過程中漸漸變成弱勢,他們的文化受到法律的限制,例如限制獵槍規格之類不合時宜的規定,原住民對於自己丟失的文化有重新找回的渴求,原住民族是活生生的民族,假如他們的文化不得已發展,和被消滅無異,也唯有在原住民得以繼續發展文化的的狀況下,原住民的生態觀點與技術方有持續進步至符合現代水準的可能性,若我們要在生態保育的目的上與原住民族取得最大的公約數,必須先肯認原住民族有發展狩獵文化的權利,否則原住民與生態保育就會持續成為對立的概念,原住民族的文化,也會在種種不合理的限制中逐漸凋零。

附議人數:3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