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案人:憲改現在改 | 2016-12-22 17:47:01

維持合理工時,終結過勞之島惡名

8
連署中
【濫用變形工時、責任制,各種苛刻制度增加工時導致過勞,已讓台灣成為不人道的勞動環境,合理減少工時,找回屬於勞動者的人性尊嚴】

日前因七天國定假日的刪減,引起勞動團體非常大的反彈,甚至在抗爭的過程中發生了暴力事件,非理性的抗爭固然不值得鼓勵,但在台灣勞動環境崩壞,過勞事件頻傳的背景之下,勞工朋友對於工時問題的憤慨,卻不是無法理解。

台灣的超長工時一直是國際間人盡皆知的事實,依照勞動部的統計,2012年台灣的勞動人口平均年總工時是2140.8小時,位居世界第三,比歐陸的年均1500小時水準,北美與日本的的1700-1800小時水準,高出了20-40%不等,這樣的超長工時,便是導致過勞事件頻傳的原因,根據2015年的資料,在2011到2014年之中,依勞保給付核發的過勞案件共有315件,其中有137人死亡,平均每五天就有一名勞工過勞發病,而其中不乏35歲以下的青壯年勞工,僅官方統計數字便有如此驚人程度,遑論那些難以掌握的黑數。

然而,這樣的資料仍然無法貼切的展現台灣勞工在工時問題上所面臨到的困境,在台灣的職場中,常常出現許多神奇的工作條件迫使員工必須接受,例如濫用變形工時、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利用通訊軟體隨時指派業務卻不列入加班等,更有甚者,會將勞工的值勤時間拆成一日數班,中間的空窗時間不計工時,或將休假日化整為零後平均分配給全年工作日等等苛刻制度,面對長工時的壓力,不僅影響到勞工的健康,也因工時過長,壓縮到個人的社交及休閒活動,衍生出許多社會問題。

在台灣原本用來維持生計,發揮社會價值的工作,竟然成為勞工可能致死的原因,這是一個荒謬且悲哀的現實,政府在考量到經濟發展與資方立場之前,至少應該先照顧到目前身陷悲慘處境的勞工,一個渺小且卑微的需求,讓勞工得以重新在勞動中,找回人性尊嚴的價值。

附議人數:8人